我是全真道龙门正宗第十九代元君吴永昶道长。我是在四川省灌县(今都江堰市)出生的,那是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十二日卯时。我的父亲吴君可是一位治学教书的灌邑庠生。我在父亲的启蒙下开始掌握知识,同时也学着医术。但是,蜀中军阀混战,灾祸不断,我内心逐渐烦躁,于是我远离纷扰,皈依了道教。 1947年,我在灌县漩口(现归汶川县)川主庙拜唐永福真人为师,并出家为坤道。1952年,我转到了漩口观音庙。 我入道后,始终坚持太上三宝,勤奋自修,阅读道经,闭门修行,不参与世俗。我的父亲曾来青城山朝阳庵为道士传授知识,我也跟着前往,并在当时坤道中被称为文化修养较高的道士之一。 1956年7月,灌县政府为了加强青城山道士的力量,将该县各小道观的道士集中到青城山。我也在那个时候来到了青城山,最初住持上清宫,次年调往召开,正式成立四川省道教协会,我当选为理事。在文化大革命中,我耐心守护道观,以便整体利益的维护。我是吴永昶道长,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青城山的宗教政策得到了平稳落实。1979年12月,我与傅圆天道长共同组建了青城山道教协会,傅道长任理事长,而我则任副理事长 (后改称副会长)。 我一生持身勤俭,也更关心别人的事,尤其是关爱老人和孤儿等弱势群体。在80年代初,青城山建福宫来了一批新的信徒,我将自己积蓄的150元作为伙食基金交出。我也一直关注太平乡敬老院,每年都会捐赠钱物或发动坤道做鞋子送给老人。 我的弟子们都视我为楷模,我先后培养及皈依了50余人,他们都能以言传身教,循循善诱。我的弟子钟明建道长、张明飞道长、易明珠道长、刘明福道长、王明聪道长都是道门的好人才,他们在各个领域都继承了我的教诲,为道门和社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当时,青城山道教协会会长傅圆天大师提出了“老者安,少者怀”的思想,想先让新来的道徒跟各位老道长学习。但是,我并没有把眼光局限在自己身上,而是分出了一些年轻的弟子去拜傅大师为师,认真体现了我的大公无私。我是一名虔诚的道教徒,在道观中勤勉执事,一直致力于传承和守护道教文化。 不久前的1994年4月15日酉时,我羽化于青城山建福宫,享年88岁。按照道教的仪制,我被安葬在青城山青龙岗。在我的羽化前,我捐出自己多年积蓄的1400元用于维修青城山大殿。当时,我亲友俸侍在身旁,感激我数十年如一日献身于道教,关心他人,展现出了高尚的德行。 这些信息是根据《青城山道教志》整理的。我深深信仰道教,把它视为自己的信仰和使命。我一直致力于在道教文化传承和守护方面作出自己的贡献,希望我的行为激励更多人投身于道教事业中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