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李鸿章的历史定位

李鸿章和他生活的时代早已成为历史的遗迹。 然而,作为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人物,他在不同时期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言行更是鱼龙混杂。 因此,人们对他有不同的看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俗话说:“侧视如岭侧峰,远近高低不一”。

过渡时期的过渡人物

李鸿章“少年时战死沙场,壮年从军,中年征战边疆,晚年从事外交,一路繁荣”。 他驰骋于晚清政坛半个多世纪。 梁启超评价李鸿章“是为时势而造的英雄,而不是创造时局的英雄”。 李鸿章虽然很难担负“英雄”的称号,但他“因时局而造”、影响“时局”的进程却是不争的事实。

李鸿章活跃于政治舞台之日,正值晚清社会由传统向现代、由独立国家向半殖民地演变的过渡时期。 恰逢会面的李鸿章成为“在新旧边界中心的过渡时代崛起”的过渡人物。 时代造就了李鸿章,李鸿章也用自己的言行在多彩的时代画卷上留下了深深的个人印记。 李鸿章的人生历程跨越了道、贤、通、光四个朝代。 他成为了将军并成为了首相。 他“驻扎北洋,远治朝政”,几乎涉及晚清所有重大历史事件。 作为清朝的“栋梁重臣”,他根植于封建主义却又倾向资本主义,忠于传统据点又颇具改革精神。 他的言行往往是新旧混杂、中西混杂,但对内“开拓”、“按规矩办事”是完整的,但对外,反抗与妥协并存,所以有时是符合的。顺应时代潮流,有时却挡住了历史的车轮。

用农民的鲜血染红你的王冠

李鸿章以儒家学者的身份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 通过组织训练淮军镇压太平天国,“渡过大难”,他“成为新疆地区一员,赞金朝伦飞”。 太平天国运动是封建没落时代农民群众用火与剑改变清朝现有统治秩序,建立“一统天下”的人间天堂的一次尝试。世界”在这个世界和在中国。 虽然他们向往的“天下一统”的人间天堂,实际上只能给自己套上一副带有光环的封建枷锁,但他们反对“鹰掠田野、豺狼咬人”、内害人民的行为。 。 清朝这种外侮辱国的统治,无疑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正义之举。 李鸿章维护了清朝的腐朽统治,镇压了太平天国,用农民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王冠。 自然,他违背了时代潮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推动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

李鸿章堪称洋务运动的领袖和旗帜。 洋务运动是时代的产物,是对外国殖民侵略和世界现代化浪潮冲击的积极回应,是近代以来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初步结果。 与同时代的洋务官员相比,李鸿章不仅对国内外形势和中国出路的认识比同僚更深刻,而且大量采用西方方法,推行了新的洋务政策,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无人能比。 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正处于“千年未有之变”,遭遇“千年未有之强敌”。 掌管时事的人,应该知道变化和计划。”千万不要在“天国”的梦中睡着了,而不去想振作起来。为此,他提出我们要学习他斥责保守主义但不回避“人王”,主张改革“自强”,主张以以儒家伦理为原教,辅以西方盛世之术,主张“修前圣之制”与学习“外人之长”相结合,所谓“修千圣制”,即“革法”。所谓“博采众长”,就是引进属于西方“物质文明”的军事装备、机器生产、科学技术,企图借用西方资本主义的铠甲来保护清朝封建的躯体。 必须指出的是,他极力排斥西方“政治文明”,即资产阶级民主制度,而只热衷于引进西方“物质文明”,即现代军事技术。 显然,他无法摆脱中国传统的农业社会,实现资本主义现代化。 然而,它毕竟造成了封建制度的裂痕,催生了中国的资本主义,从而使中国社会在传统向现代转型的道路上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加速中国沦为半殖民地

李鸿章早已跻身晚清“第一重外交家”之列,被当时人说“一生功过皆与戎平”。 外交的成败,自然取决于综合国力的强弱和外交政策的实施。 就综合国力,即军事、经济、政治组织实力而言,封建中国远远不如列强。 所以,清朝的威信一遇到列强的枪炮就灰飞烟灭了。 鉴于此,李鸿章明确指出:中外实力差距巨大。 大国拥有“比我们更强的武器和更好的技能”。 中国无法在战场上获胜。 因此,对大国不应轻言战争,而应奉行“克制”之策。 呈现出“中外和睦”的局面。 所谓“克制”,是指运用儒家道德规范,即孔子的“忠、信、敬”四字方针来“笼络”。 在应对列强欺凌时,他们首先讲道理,以虎谋皮的方式进行道德说教,实行中国传统纵横理论相结合的“以夷制夷”策略。横向联盟与西方均势思想; 对他们的权益做出一定的让步,以“驯服他们的本性”,达到“保卫领土、保护和平局”的目的。 李鸿章主张“抑官”策略的原因之一,就是要争取和利用和平环境“借法自强”,提前做好战争准备,希望“有机会”。自立,然后以战争取胜,以纪律巩固,以和平维持和平。” 从李鸿章“和平”外交的现实来看,有得有失,而且得不偿失。他指挥了1894-1894年的甲午战争,最终以失败告终。 ”,“以北洋一角之力,击败日军全军。”他亲自与外国签订了一系列条约,此外还有《中日修例条例》、《中日修约条例》等少数平等条约。 《中秘友好通商条约》,其他诸如《马关条约》、《中俄密约》、《辛丑条约》等等,都是屈辱国家的不平等条约,这些无能为力、屈辱的条约。条约标志着中国从独立国家沦为半殖民地,对此,李鸿章作为以慈禧为首的统治集团的重要成员,也是晚清外交政策决策的制定者和主要执行者,辱国失权,罪有应得。

颓废王朝的效忠者

李鸿章是清朝的忠臣。 他出身于崇尚宋学的官僚地主家庭,自幼接受严格的封建传统教育。 在他心里,忠君的观念根深蒂固。 他认为天子和大臣的地位是不能逾越的,边境官员不应该“窥探朝廷踪迹”。 他与清廷相互依存、休戚与共。 他需要依靠清朝的皇权来维持地主阶级的统治,清政府也需要依靠他“保内安外,抵御外侮”来维持清朝的稳定。 他依靠清廷登上了权力的巅峰,清廷称赞他是中国的栋梁,声称“没有鸿章,就没有大清”。 他的悲剧在于,他看到清朝的统治岌岌可危,正如“漏水之舟以絮堵,巨楼以朽木支撑,倾覆而势不可挡”; 而当他“强大到足以消灭清政府,自立门户”时,他仍然“勤勤恳恳地为皇室服务,别无他法”。 他镇压太平天国,主张洋务新政,推行“和平”外交,都是为了拯救面临沉没的“漏船”和翻船的“广厦”。 他形象地把清朝比作“破房子”,把自己比作“画家”,声称“纸”只能“修复”,而不能改造“破房子”。 “管好它”,“送纸人”自然无事可做。 他因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深深叹息,带着失落感展望未来。

独特的性格特征

李鸿章具有独特的性格特征,他的性格特征是他的文化素质、心理状况和社会印记的综合反映。 一是“努力为官”。 李鸿章“争做官”的本意是争夺权力、救助危难之人。 因此,他“从少年到晚年,从未放弃过一天”。 他精通“官术”,“善作内撑”,“宠幸宫廷”,“求宠求荣”; 他勇于做好本职工作,“不畏艰辛,不怕谗言”,“屈心抑志,忍耐至极”。 抗击非议,以纾解时艰。”二是“无学无术”。李鸿章曾自诩“一生不识空话,只知诚心办实事”。不说空话固然是他的长处,但如果缺乏以“真知灼见”为基础的“真心实意做实事”,就永远达不到“扭转局面”的实际效果。直到晚年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后悔自己没有在壮年时学习。 我完全凭着傲慢之心,独断专行。 其实我没有基础。 今无真知基础。”(吴用:《庚子西手丛谈》卷四)第三句是“仗才,傲物”。李鸿章入仕后,随着地位的飞升,他的权力膨胀,心态扭曲,狂喜,吹嘘那些拥护清朝“天下”的人“过得也不会比我好”,对同事傲慢无礼,辱骂部下。动不动就对外国人“特别轻视”。曾国藩见李鸿章“近来很嚣张,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曾米扎警告说:“一旦身居高位,你就应该时刻检讨自己”、“不要误认为剑傲是人品。 有性格的人,内心自立,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东西。 (黄:《花岁任胜庵回忆》)但说者诚恳,听者轻蔑。 李鸿章还是原来的自己,“自信而傲慢”,“喜嘲讽,又嫉妒别人”。 第四个是“以利俸禄驱散众善”。 被同时代人誉为通达时事之人的李鸿章是一位儒家学者,但在“西学”和“变革”的影响下,他产生了疏远儒家的倾向。 他注重“治国平天下”,而忽视了“以修身为本”; 他只注重成绩,忽视人; 他主张功利主义,否定儒家的义利观。 他直言:“天下熙熙攘攘,人人都是锋芒毕露,我不帮助别人,谁愿意帮助我呢?” (周赋:《宁宣闲语》卷一)功利既是李鸿章反抗官场的动力,也是他激励人心的一个工具。 他选拔下属时,“注重实效,有谋略、有能力的人都会受到赏识和提拔,道德伦理是次要的”。 (王尔民:《淮军年谱》)李鸿章以功利主义为基础结成一个集团。 庞大的群体影响了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自然会被批评为“财欲驱群,有节之人不乐用,不恃欲速,将导致失败和错误。”

作者 admin